您当前所在位置: 曾道人推荐一字定单双 > 公式专区 >
一直都是这样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 2020-06-04 20:34
“阿嚏!”田留功感觉浑身发冷,打个喷嚏之后醒来,却见自己身上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拉走了!原来是聂风,他此刻还裹着被子睡的正香。田留功怕聂风再醒来看见自己的时候突然发飙,于是小心翼翼的下床了,门外已经是光明的白天,他伸伸懒腰之后就下楼去了。“喂,掌柜早!”田留功看见王掌柜,提前打招呼道。“是你啊!晚上睡的还好吧?”王掌柜看见田留功,也热情的问候道。“还可以吧!对了,王掌柜是一直都在这店中的吗?生意这么冷清,怎么不想想其他的办法?”田留功问道。“嗯,一直都是这样,能想什么办法?本来我是想将这里改成饭店,可是谁会上这里来吃饭,怎么变,还是有许多人知道我们的底细,所以就免了吧!”王掌柜唉声叹气的回答道。“哪也未必!天道循环,王掌柜你倒霉一时,大概到时来运转的的时候了吧!”田留功笑道。正在此时,外面吵吵嚷嚷的吸引了两个的目光,正当他们惊异之际,门口竟然进来了一堆人,看他们的打扮,好像也不是当地人,有个中年男子领头,田留功看他的相貌神态,就知道他肯定不是平凡中人!“掌柜,你们这里还有住处吗?”中年人朗声问道,他虽然是问人,可是咄咄逼人的其实却有不似真实,那种味道难以琢磨透。“哦,有有有,当然有,小儿,快点带贵客看房间!”王掌柜慌忙迎接出去。旅店的小儿连忙出来,将来到的十几人迎接入门内之后,领着他们上楼去了。田留功看着他们这一浩浩荡荡的人群,对王掌柜挤眉弄眼的说道:“怎么样,生意来啦!”“多谢公子吉言!”王掌柜看着楼上的这一行人,喜上眉梢,搓着双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左右踱步,完全不是平时昏昏欲睡的样子。“王掌柜!”门口突然探进一个脑袋,露出的竟然是对面小儿,他冲着王掌柜悄悄的叫道。“进来说吧!”王掌柜看见他虽然鬼鬼祟祟,但是向来两个店铺之间互相有照应,同时也对小伙计想要说的事情好奇不已。“王掌柜,你可知道今天来到你们店里面的那些人是什么人吗?”小儿果然一语惊人。“哦,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也正在奇怪,我们店里面很久没有来过这么多客人了,多数人知道我们店里面曾经一夜之间死了那么多人,都退避三舍,哪里还肯来住店!”王掌柜看着楼上一行人的背影,暗自叹息道。“是啊是啊!你们知道嘛,他们一行人来到这里,别的店铺都没有去过,直奔你们旅店而来!据说他们都是雷奥国的人,身上还带有稀世宝物!本来是献给当今的皇上,可是还要等的些时辰,所以他们都暂住在这里!可是王掌柜你还记得吗,当年哪帮人,就是在你们店里面被杀的那些人,同样的情景,你不觉得有些稀奇吗?”小儿慌张的说道。“真的吗?天啊,为何会有这种事情,我就说嘛!还以为我也时来运转,没有想到,他们究竟来这里干什么,看来我又要倒霉了!”王掌柜唉声叹气的说道。“我看也未必!他们的到来,也未必就是祸事。”田留功反倒说道,他看哪中年人的相貌特征,不像是短命的人,既然不会在这里死,那么会给这里带来什么惨祸呢?“老板,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老板你放心好了,我们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他们说话之间中年人领着一行人已经走下楼来,当他走到田留功的身边的时候,田留功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让开了一条路,他感觉中年人身上散发着一种凝集的力量,他身后的其他人也是,他同样惊奇的是这一行十几个人,好像一个整体一般!“哦,是是是,请问你们要住多久?”王掌柜小心翼翼的问道。“大概一个月左右!”中年人说完,就上楼了,其他人也紧跟着上去。“田留功,你怎么起来也不叫我一声?”但中年人领着其他人走入房间之后,聂风也同时出现在楼梯上面,对站在下面的田留功喊道。田留功苦笑一声,别人都希望自己睡觉的时候不要有人打扰,他可到好,还要让人叫醒!心里想着,嘴上说道:“哦,我看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不过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家客店刚刚又住进来十几个人呢!”“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聂风不解的反问道。“当然有了,以后你就不用那么害怕了吧!”田留功刚刚说完,聂风的脸刷一下变红了,气呼呼走下楼,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走去,走出很远才喊道:“我出去办点事情,你还不快点跟过来!”“我成了跟屁虫吗?”田留功嘟囔着也出去了,他心想反正闲着,出去走走说不定能够见到什么新鲜的事情。“你要去什么地方?”田留功跟上了聂风之后,小声问道。“贾府,就是贾勇他们家。”聂风犹豫一下,还是告诉了田留功真相,毕竟他们是一起去的。“什么?你真的和他们有关系啊?”田留功大感意外,聂风身上好像有很多秘密,他不是那种喜欢打听别人私事的人,所以一直没有开口询问过。可是当聂风亲口说出之后,他还是有些吃惊,因为他现在知道贾家几乎同是腾龙帝国的缔造者,他们的势力可想而知。“嗯,别管那么多,你只要听着就行了!”聂风突然烦躁的回答道,田留功看他的脸色不大好,也不想去碰钉子,两个人和路上的一个行人打听清楚贾府的位置之后就直奔而去。他们两个坐上马车,很快就到了一座大院子旁边,田留功看看周围的形势,颇为疑惑的问车马夫道:“岚纹城不是高贵的官员都在城内哪个地方吗?好像哪个不如普通人进入,我昨天还去过,怎么贾府会在这里?”“哈哈,贾府可不是普通官员的地方,这里是他们一直就拥有的宅子,你看看门口的哪个匾额,已经有很多年了呐!再说了,贾府山下,哪个都是功夫一流,道法超强的人,他们更本不需要护卫队的保护,所以能够单独出来。其他官员的府邸,谁能有这么多护卫?所以他们才集中在皇宫周围,这样一来不是好防卫嘛!”马车夫朗声说道,一扬马鞭,就驾车从两个人的视线中消失了。“怎么样,我们能进去嘛?”田留功看着门口一队队的卫兵,还有哪宏伟的大宅门,有些心虚的问道。“我既然来这里,就有办法能够进去,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聂风今天的火气好像特别大,不管田留功说什么,他都会反驳几句。“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卫兵早早就看见他们从这里下来马车,而且这里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见到他们两个果然走近,已经远远高声问道。“我要见你们贾府的老爷,腾龙帝国的将军贾盟中,麻烦你通报一声!”聂风傲然的说道,他本来就是冷漠的人,这样说话,更是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两位公子对不起,我们老爷向来不见外客!还请你们回去吧,多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包涵!”门卫见聂风和田留功的样子,也不敢得罪,但是却婉约的拒绝了聂风的要求。聂风眉头一拧,也没有多说什么,便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田留功从旁边看见好像是一块普通的铜牌,上面写着一个“聂”字!聂风将铜牌递给门卫之后说道:“把这个交给你们老爷,贾将军如果看见它之后还是不肯见我们的话就算了。”门卫见聂风好像来头不小,略为迟疑一下之后转身进门了,田留功小声问聂风道:“你给他的哪个是什么东西?”“一个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你没有看见上面写的一个字吗?如同他贾家一样,我也是名门世家,跟你说这些你也不会明白,等会儿你自然就知道了!”聂风说着说着,便自然流露出几分焦虑。“哦”田留功听了,便想原来聂风家也是不简单的人物,可是为什么他会在那种荒郊野外,还与虎为伍,这其中是不是有很多故事?自己碰见的人,怎么都这么古怪,田留功暗自想到,这个时候门卫已经再次从里面出来,他看聂风的眼神现在变得公鸡无比,老远就谨慎的说道:“聂公子,我们老爷有请!刚才冒犯,真是对不起!”聂风也不多言,看来一眼身边的田留功,深呼吸两口之后就跟着门卫进去了,田留功也紧随其后,他心无忧愁,不像聂风那么眉头紧锁,而是好奇的四处乱看,打量着这风光无比的贾府。这里的地方非常开阔,有练武场、花园、池塘,当然还有数不清楚的阁楼,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资料如同《红楼梦》中的大观园一样。一路上碰见很多武士和丫鬟, 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个个都衣着整齐, 四肖八码期期中特精选料可以看得出他们的素质要比其他地方的高出一大截。田留功和聂风跟着卫兵足足在这座院子里面走了有几十分钟的时间, 香港九龙精选资料图才到达了他们要进去的房子,田留功不禁咋舌,这么大的地方,他们怎么管理啊!不过这却不需要他多操心了,因为人家已经这么住了很多年。“噢,是聂兄弟的家人吗?”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迎接了出来,他本来就在门口,见到两个人到来,连忙跨出几步,热情的问道。老头子虽然已经是满头的花白头发,不过精神矍铄,似乎看不出他哪里有老态。“贾伯父,你好!我是聂九龙的儿子,来到岚纹城,所以特地来拜见伯父。”聂风神情有些激动,但是旋即他又镇定住了心神,低首给贾盟中施礼。“哦,不要客气,你能来就好啊!快点进屋,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还真的不知道聂兄弟还有你这样一个儿子。我只是记得你应该有个姐姐或者是妹妹吧?她现在怎么样了?”贾盟中眼神闪烁不定,田留功自幼便在寺庙中,平时无聊的时候总是坐在台阶上面观察来往人的神态,见贾盟中的这种神情,心里就疑惑,似乎这个将军对聂风好像有很多戒心似的。“贾伯父,我就直说了吧,贾勇不是早在十几年之前就和我妹妹聂凤定亲了吗?为何现在突然传出说他要娶腾龙帝国宰相的女儿?好像叫许梦露对吧,我也不是要管你们怎么做,可是这件事情连通知一下都不肯,贾伯父难道不觉得有点过分吗?”聂风说着眼神直逼贾盟中,脸上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田留功听完心里暗自吃惊,原来聂风的妹妹和贾勇是订过亲事的,怪不得他当初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变得闷闷不乐,甚至这两天一反常态,对他的态度也不像过去。本来聂风和田留功在一起,性格也变得开朗许多,可是这几天好像又恢复到了他以前的冷漠。“哪里,听说你父亲出事之后,我也派人多方打听,可是一直没有你们母子的下落!我家勇儿现在年龄也不小了,你说我还能再等下去吗?正巧丞相有意将其女许配给我儿子,所以我就答应了!如果能够知道你们的下落,我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贾盟中斩钉截铁的说道。“哪贾伯父打算现在如何处置我妹妹聂凤?”聂风被贾盟中的气势所阻,楞了半天之后才又问道,已然没有那种理直气壮的神情。“这个嘛……,丞相哪边我肯定无法推却,因为明天的婚期已经定下,再改就不好了。现在男人三妻四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你妹妹没有意见的话,不如就做勇儿的偏房吧,我们家肯定不会亏待她的!”贾盟中缓缓说道。“什么?让我妹妹做偏房?为什么不让哪个女人做偏房,要知道我妹妹可是在前的!”聂风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激动,大声问道,引来门口侍卫的观望。“贤侄,你应该明白,现在你们聂家已经没有什么了,随着你父亲的事情,聂家在千汨国可以说荡然无存,当初的约定是这样,可是现在情势不是有了变化嘛!不用说,如果你妹妹聂凤同意做偏房的话,再加上我和你父亲的交情,一定替他讨个公道!如果不同意的话,我也就无能为力了,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其中的关系。不是我不想帮你们,事情很不好办,你们聂家和千汨国的首席大法师有矛盾,我能够做的就只有这些了!”贾盟中丝毫不为聂风的情绪所动,断然拒绝了聂风的要求。“可是贾伯父,我们兄妹现在就只剩下伯父做依靠了,你能不能帮我们报仇?”聂风急切的眼神看着贾盟中,他的手握着椅子,根根青筋清晰可见,不知不觉中已经用尽了全部力量在上面,微微有些颤抖。“贤侄,你母亲呢?你母亲凤花仙子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她如果出面为你父亲平反,找出陷害你父亲的罪魁祸首也许会容易些!你父母郎才女貌,当年在大陆上曾经相交满天下,如果由她出面,再加上我的帮忙,也许会有些希望。”贾盟中突然提起聂风的母亲,聂风眼中又闪烁着晶莹的泪花,似乎在强忍着悲伤。“我母亲已经在三年之前去世了,她受不了那么多人的冷眼,再加上思念我父亲,就走了!”聂风说到这里,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唉,请聂公子不要太过于难过,事情既然已经过去,公式专区还是想想你们怎么办吧!贤侄在哪里住,要不搬过来,你到了腾龙帝国,就等于到了家,我会照应你们两个的。对了,怎么不见聂凤?”贾盟中也是双眼微红,疑惑的追问道。田留功也没有见到过聂风的妹妹,自然也是满心的怀疑,这个聂风,到底有多少秘密在心中?“嗯,她没有在这里!”“哦,你去问问你妹妹,如果她还愿意嫁给勇儿的话,明天就最好了!我会仗着还有这个老面子,在丞相哪边说说,就让聂凤和许梦露一起嫁给他好了,也算是给朋友的后人找到个靠山。你到时候也就留在腾龙帝国吧,我相信聂九龙的儿子也不是平凡之人,跟着我,一定会有你出头之日的!”贾盟中振振有辞的说道,似乎表面聂风只有投靠了他,才会有前途一般。“谢谢贾伯父,我回去一定问问妹妹!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再来麻烦贾伯父的!”聂风说着就起身,对田留功看了一眼之后就往外走。“聂贤侄,等到吃过饭再走吧?勇儿这会儿也不在,等他来,你们年轻人坐到一起可以好好玩玩嘛!”贾盟中眼中精光闪烁,说着话,可是却并没有拉聂风的意思。“多谢贾伯父的关心,我还有事,今天就先告辞,贾勇明天还有重要事情,我就不等他回来了。明天,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带着妹妹前来参加他的婚礼。”聂风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他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激动。“贤侄,我也有事在身,就不远送了!”贾盟中假意的客气道。聂风和田留功两个人一前一后穿过这片华丽的大宅院,田留功能够感受到聂风低沉的心情,所以一路上并没有去打扰,仅仅是跟在身后。“田留功,你说我该怎么办?”走出贾府之后,聂风突然问道。“明天来大闹一场,怎么样?或者说服你妹妹,嫁给人家喽,那么你就是贾府的亲戚家,到时候在腾龙帝国也没有多少人敢招惹你。加上你的才气,如果运气好的话,用不了多久说不定也能够登上权利的顶峰。”田留功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答道。“你这样认为吗?你真的觉得我妹妹应该嫁给贾勇,才是最佳的选择?”聂风盯着田留功的双眼问道。“我不认为这是最佳的选择,关键是你这样认为的。”田留功漫不经心的回答。“为什么?”聂风有些诧异,自己并刚才没有立即同意贾盟中的意见啊。“没有反对,就表示你有接受的想法,只不过你觉得他们给出的条件不够,所以有些犹豫罢了。是不是这样你自己清楚,不过我却有点看不起你了,为了自己的私利,竟然要将自己的妹妹作为交易的筹码,未免有些不太男人了吧!”田留功直率的说道,虽然他知道聂风的脾气不好,但是并没有因为那样推三阻四。“唉,你说的对,可是我除了这样,还有其他选择的余地吗?我一定要为我父母报仇,我一定要让千汨国的哪些人付出代价!除了贾勇,我想不出其他可以借助的力量,为了报仇,我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聂风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此刻更想是一个疯子。田留功震撼不已,难道一个人就因为仇恨,会变得可憎吗?他熟读佛教经典,知道聂风如果怀着这样强烈的憎恨,肯定会毁了他自己,也会给别人带来伤害。看着自己的朋友深陷泥潭,田留功心神不宁,他要想办法阻止聂风这种疯狂的举动。“聂风,世间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去做,再说你的父母,如果他们的在天之灵看见你这样,他们会满意吗?其实死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意味着什么,既然有生,必然会有死亡,为什么要因为已经死了的人去毁掉你现在的生命?不管你是否能够报仇,到头来也无法挽回你已经失去的父母,放开些,别那么做,相信我是对的。”田留功连忙劝阻道。“田留功,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我心领了,你也不用劝我,我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道路。”聂风轻声说道,竟然还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可是这个笑容落在田留功的心里,更是恐慌,这说明聂风心意已决,再想挽回恐怕很难了。“你的路,我自然无能阻止,可是你替你妹妹考虑过没有?你不幸福,可是你这么做会连累她也不幸!你了你的仇恨,毁掉她,让很多人不幸,难道这就是你要的选择吗?”田留功愤怒的问道,他有种想冲上去打聂风的冲动,聂风的麻木不仁已经将他激怒了。“我的仇恨,自然就是她的,我和她,没有分别!”聂风淡淡的回答道。田留功再也无法忍受了,他挥拳就击倒了聂风,如同暴风般的拳头重重的打在了聂风的身上,他像是疯了一般,将聂风揍的鼻青脸肿。“其暴拳!”聂风对他这么没完没了的挑衅也失去了耐心,挥拳将田留功打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在了街道旁边的墙壁上。路上的行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们两个,有几个胆大的竟然鼓起掌来,为两个人的行为叫好,怂恿聂风继续动手回击田留功。田留功双目赤红的走近聂风,聂风看看周围慢慢聚集起来的人群,眉头微皱,对田留功说道:“别闹了,在这么下去肯定会有士兵来抓我们,你也不想被丢进监狱吧?”“哼,算你走运,否则我一定揍的你清醒过来不可!”田留功闷哼一声,扭脸不理睬聂风,独自一个人回旅馆去了。当他踏进旅店的大门之后,便发觉周围的气氛不对,原来哪些和自己一起住在店中的十几个人正在楼下坐着,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似的。田留功门着头进去,彼此都互相对视一眼,田留功因为聂风的事情真觉得难受,也不想去理睬他们,跨步就走向楼梯,准备回房间休息。“喂,小兄弟等一下!”不料哪一行人中的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却叫住了他,田留功不解的朝着他们看去,开口询问道:“是叫我吗?有什么事情?”“对,我们想请兄弟帮个忙,不知道你肯不肯答应?”对方说道。“什么?说清楚!”田留功暗想自己和他们素不相识,能帮他们什么忙?“是这样,我们想将这家旅馆暂时包下来,为了安全期间,想请你和你的哪个伙伴离开。我知道这里除了我们之外,也就只有你们两个人了,如果你们肯挪到别的旅馆,我们愿意支付所以的费用,你看如何?”少年人神情倨傲,虽然他说的条件田留功感觉也没有什么,利人也就是利己,可是看对方的表情他便心头冒火,而且刚刚和聂风发生了冲突,这不更是火上浇油。于是田留功便冷冷的回答道:“对不起,我就喜欢住在这里,而且房钱也已经给老板交了一个月的,我和我的朋友哪里都不想去,就住在这里!”对面的少年似乎对田留功的表现并不吃惊,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哪里的中年人,突然跨步向着田留功走来,人还未到,身上已经散发出强大的真气,将田留功瞬间压迫的无法呼吸。“这么强横的力量,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田留功看对方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竟然能够用内力压迫的自己难受不已,心惊至于也连忙将自己修习的《气学纲要》中的内力散部全身,才勉强抵挡住对方的压力,可是少年每向前一步,这个压迫的感觉还是会增加一分。田留功强忍着不适,挥臂推出一股力量,强行阻断对方的脚步,然后凌然喝道:“别欺人太甚!”,话音出口的同时,他已经飞剑在手,如果对方再推进一步的话,就会毫不犹豫祭起飞剑攻击对方。“马翔,住手!”“噢!”田留功对面的年轻人应声退下,不过留个田留功的汗水却已经湿透了他的衣衫,他难以理解多么强的内力才会对人造成这么大的精神压力,失神的望着哪一帮人,看起来他们各个都不比这个年轻人弱多少。“小伙子,听我一句话,你们还是搬出去吧!我和这家店的老板都已经商量好了,让他放假两个月。我们也有我们不得已的苦衷,希望你能谅解……”中年人温柔的说道,他看向田留功的眼神中平淡无奇,田留功从他的眼中察觉不到中年人周围其他人身上那种凌厉的压迫感觉。“这个我还要等到我哪个朋友来之后才能确定,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如果他拒绝的话,我也只能是听他的了!”田留功朗声说道。正在这个时候,聂风也走进了旅店的门,看着他们在一起,显然也是一愣,旋即问田留功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已然看出田留功脸上的汗水,还有手中的飞剑,剑眉一挑就对着哪伙来自雷奥国的人看去。“他们希望我们搬出去,听说店老板也已经离开了,我想你回来再决定。这帮人很厉害,我们要不就搬到别的地方吧,省得麻烦!”田留功说道。“这怎么行,他们说让我们走我们就走,多没有面子?”聂风突兀的说出这么一句话,着实让田留功大感意外。“那么两个兄弟开个条件吧,你们怎么才肯从这里搬走?”对面的中年人依然是平静的看着他们。“条件有两个,第一:刚才是谁欺负我这个朋友来着?我们打一场,如果我们输了就搬走!第二: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费,挪行李的费用,还有麻烦费,总计一千黄金,记得,是黄金啊!”聂风傲然说道,在他的眼里钱不是关键,挫挫对方的锐气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你……!”距离他们最近的叫马翔的哪个家伙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这样啊?好吧,我同意,马翔你就陪这位公子练两下,记得见好就收。我可不希望见到流血的场面,你们明白吗?本来想以和为贵,唉!”中年人略叹口气,点头同意了聂风的要求。“听说雷奥国的体术非常厉害,可以与大陆中盛行的道法相抗衡,我今天倒要领教领教!”聂风对着马翔,轻轻抱拳说道。“道法世界,我们区区体术又有多大的能力?还是你们道法强,不然这个世界也不会是道法世界!”马翔见聂风的神情,估计聂风没有把握是不会提出和自己比试,所以非常谨慎。“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多有得罪,还请原谅!”聂风说着就已经抽出了飞剑,直飞马翔,速度极快,剑身周围还隐隐有强大的力量,将飞剑和聂风罩在一片光芒内,夹在着强劲的风声直扑马翔。田留功看着聂风出剑,赞叹不已,光看他出剑的威力,就在自己几倍之上。不过马翔似乎并不慌张,他也瞬间拔出佩剑,向着聂风那团光芒直接击过去,田留功看得暗自心惊,这个马翔也太大意了,竟然敢直接出剑对抗飞剑术!要知道飞剑术是道法加上本身内力的集合,全力一击,势不可挡,就是力量强出对方几倍的人,也不敢轻易去接对方的飞剑术。不料马翔竟然极快的击中了聂风的飞剑剑尖,聂风前进的路线被轻易改变,从马翔的身边擦肩而过!马翔却不等聂风身体完全窜过,已经举剑直刺聂风腹部。马翔的招式简单,但是却非常有效,一挡一击,已经挽回自己后发招的劣势,瞬间掌握了主动权!聂风似乎感觉到了马翔的剑气冲他而来,揉身改变身体的形体,似乎顿时缩小了一样,竟然刚好躲过了马翔的一剑。马翔也并不感觉意外,继续追击,剑势扭转方向,朝着聂风飞过去的方向回剑劈去。聂风此刻已经重新稳住身体,用剑回荡一下马翔的剑,突然手中中多出一道火焰,顺着手臂变成一条火龙烧向了,烧向马翔的门面。马翔剑势被阻,又因为被聂风手臂上传来的大火蒙着双眼,连忙后退。聂风如影随形,可是马翔似乎势退,却又蹲身前扑,伸手抓住了聂风的双脚,聂风本来正得势,突然情势急转之下,落与对方手中!聂风大惊失色,连忙回剑去斩马翔的双手,马翔却能够一只手抓住他的脚裸,一只手却还能够拿剑去挡住了聂风的一剑!被抡起的聂风被逼无奈,竟然失声尖叫一声,挥舞之间揭去了头上戴着的发巾,露出一头漂亮的头发!长及腰间,散落的秀发在风中飞舞。在场所有的人都为此而呆住了,包括马翔,他竟然在失神之际松开了聂风的脚,聂风被摔出去,狠狠跌倒在地上,摔的形貌不整。

  原标题:P2P借贷余额1年下降75% 深圳地方AMC可处置网贷不良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Powered by 曾道人推荐一字定单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