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曾道人推荐一字定单双 > 内幕资料 >
觉得这么容易得到那么多钱有些过意不去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 2020-06-05 04:29
“请问一下,这里不让进去吗?”田留功走到一处街道,见到两边竟然有守卫,不免好奇的问道,同时伸出脑袋想看看里面是什么地方,但是好像感觉和外面没有什么区别。“你是从外面来的吧?这里面是腾龙帝国皇帝还有大臣们居住的地方,或者是重要贵宾才能在这里面居住。你如果不是受帝国邀请的人,就不要想着进去了,这里严禁普通人进入的。”守卫见他的样子好笑,于是和气的介绍道。“噢,那么说昆仑派来的两个仙女也应该住在这里面喽?”田留功突然想起了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好像是接到了邀请,于是赶紧追问道。“那是自然,以她们的身份,不住在这里还能住在哪里?不光是昆仑,还有方丈和蓬莱,他们的人都快要到起了。”守卫倒是很和蔼,不厌其烦的回答着田留功的问题。田留功眼巴巴的在外面看了一会儿,希望能够见到雏凤仙子的影子,可是半天过去了,从里面就没有出来过一个人,不免有些失望,想到自己还一点消息都没有给聂风打听到,于是咬牙就离开了。转了一圈,虽然略有收获,好像都和主题无关!田留功看看太阳渐渐落下,不免有些着急,如果什么都打听不到,回去的话又要被聂风小看了!行走到了旅馆门前,他犹豫了一下,却转身就进了对面的饭馆里。这里人多,喧闹无比,自己就权当一会无聊的人,听听他们说什么!实在不行,就问问伙计,他应该知道些事情,再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田留功伸手在自己怀里摸摸,从聂风哪里要的银子还在,他便安心进去了。“公子,请问你要点什么?”小儿见他进去,连忙热情的问道。“一壶茶,一碟花生米。”田留功简单的说道。“您是一位?”小儿不禁面露疑色,来这里的人,多数都是和朋友一起,田留功单身一个,他难免会有些疑问。“我刚刚到岚纹城,对这里不熟,也没有什么朋友。”田留功做到一处不算偏僻的地方,正巧领桌的几个人大声议论着什么,他侧耳倾听,原来是说昨天晚上谁家媳妇被人家拐跑了,田留功听了不免失望。“公子,你还需要点什么?”小儿端上了他要的东西之后问道。“哦,你放着吧,不需要了!”田留功顺手从怀着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小儿,小儿面露难色,接过我给的银子说道:“这些东西要不了这么多钱,请问你有零钱吗?”田留功压低了声音冲他说道:“不用找了,多出来的就给你吧!我有些事情要向你打听一下。”店小儿立刻喜上眉梢,机警的将田留功塞给他的一锭银子藏匿进自己的怀中,对田留功的态度随即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刚才假装的恭敬变得非常真诚。“我想打听一下贾勇的事情,他最近不是要和那个什么许梦露结婚,是什么时候?”田留功试探性的先问道。“哦,这个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了,如果没有变化的话,就是后天了!”小儿回答道。“嗯,那么三大门派什么时候举行仪式,送他们的弟子出去?”田留功又问道。“这个还不确定,应该在半个月之内吧!你是不是想看看那些仙女?告诉你吧,她们一般是不会出来的,不过在十天内各个仙派会举行一些他们自己的活动,借机会在岚纹城寻着他们新一代的弟子,到时候所有该派的人都会参加,应该是在星月广场上。这是每次都会举行的活动,这次也不会例外,据说还要比往年热闹,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一定要随时关注,这样的消息,一般都会在星月广场上面预先发布出来。”小儿耐心的解释道,毕竟收了田留功的钱,这可是他一年都挣不到的。“原来如此!”田留功恍然大悟,这么说他必须等到昆仑派开始的时候才能够见到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了,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啊!“公子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小儿看田留功好像没有其他问题了,觉得这么容易得到那么多钱有些过意不去,主动询问道。“哦,最近这岚纹城或者是腾龙帝国有什么新闻没有?都说来听听吧。”田留功细想钱反正也花了,还不如多问一点东西,免得亏的太厉害了。“新闻?最近好像就这两件事情比较轰动,其他的嘛,都没有什么了!哦,对了,最近岚纹城内来了许多外地人,公子大概也是吧?早晨的时候有几个人在街头闹市调戏一个女子,被巡逻队抓起来了,之后城市护卫队就加强了巡逻,公子你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晚上最后不要出去,免得惹到麻烦。”小儿好心的叮嘱道。“贾勇,他们家很有权势吗?”田留功暗想这是聂风最关心的问题,还是帮他多问一点好。“是啊!腾龙帝国在创立之时,是由当时昆仑派的一个青年,叫做木清流的人带领着三大仙派以及联合了千汨国的创建者铁飞还有雷奥国的薛雨扬等人,将当时横行大地的魔族赶出了这里,才逐步建立起来的。贾家的祖辈好像是木清流的一个手下,后来立国之时他便任大将军,这之后历任的将军都是从贾家出来的,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贾家这几代人都出现过杰出的人才,谁也无法阻止他们的, 香港精准平特一肖就连皇帝也给他们三方面子。”小儿小声的说道。“皇帝,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资料是不是木清流的后代?”田留功好奇的问道。“那倒不是, 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木清流, 四肖八码期期中特精选料也就是星月广场的那个塑像上的老人,最后得道而去。当今的皇帝其实也和他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是他的一个朋友的后代,因为他的这个朋友为了救他,结果送命,木清流据说没有留下后代,这个江山自然就归他们了。”小儿尽量放低了声音,他虽然对田留功竟然连这些都不知道而感觉到好奇,但是也不敢询问,只是老老实实回答着田留功的问题。“是这样啊!好了,我该回去了,你还记得我吧?我就住在对面的旅馆里面,以后我会经常来这里,如果有什么好玩的,可记得告诉我哦!”田留功嘻嘻一笑后就站起来,他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准备离开。“这位公子……”他刚刚起来,小二好像还有什么话说,他便停住问:“还有什么事情吗?”“对面的旅店,人很少的,你晚上住着可要关好门窗!”小儿似乎想告诉他些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下去了,只是说了这些。田留功自然知道他是想给自己说对面的旅店里面曾经死过很多的人,也没有介意,告辞之后转身离开了这家店。这个时候,已经看不见什么行人了,走到旅馆的时候,如果不是有一斋灯的话,恐怕已经看不会东西了。“哦,公子回来啦?您看您还有什么吩咐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也就休息去了!”旅店的老板这个时候到还是精神的,见到田留功进来,连忙迎上去问。“哦,不要,你去吧!对了,楼上和我一起的那个公子他休息了吗?”“嗯,他的灯还亮着,说是要等你回来。那么我就告辞了,请你多保重!”店老板的话让田留功也琢磨不透,“保重”,有那么严重吗?不就是这里曾经死过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人死如灯灭,活人还能被死人吓着?田留功踏上楼梯,走到了聂风房间门口,见里面的灯光通明,于是敲了两下。房间里面传出一阵脚步声音,接着就是聂风的声音道:“是谁?”田留功感觉他的话音好像有些颤抖,不免觉得好笑,他肯定是有些害怕,连忙应答道:“是我啊,内幕资料田留功,我回来了。”门“支呜”一声就被推开了,露出聂风的脸,他见到田留功之后,看上去特别高兴,原本冰冷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笑容,虽然短暂,不过田留功却是第一次看见,不免有些受宠若惊,挤进门去。“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聂风恢复了常态,责备田留功道。田留功也不以为意,将外衣脱下后丢到床上,懒散的躺在上面,然后才对聂风幽幽说道:“唉,累了半天时间,不过还算可以,将你要知道的事情打听清楚了。对了,那个贾勇三天后举行婚礼。我还真是孤陋寡闻哪,今天才知道这腾龙帝国原来是叫木清流的人建立的。你应该早知道这些吧?竟然没有告诉我一点,害的我问别人,估计哪个伙计都快要把我当成白痴了!”“你本来就是个白痴,连那些都不知道,我才懒得告诉你!”聂风嗤笑道。“还笑我!说真的,你让我打听那个贾勇,到底是为什么?如果你把我当成朋友的话,就告诉我吧,也许我能够帮你些忙。再说现在我们两个在一起,总该让我知道你想来这里做什么吧?”田留功突然盯着聂风,少有的严肃表情。“哦,没有什么,我自己能解决!”聂风并不领情,丝毫没有婉言拒绝的意思,直截了当的回绝了田留功的提议。“哪好吧,你好自为之,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比如像今天让我去打听人,随时告诉我,我都会尽力而为。”田留功拾起自己的衣服,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外走,他现在特别想自己的床。“喂,你等一下!”田留功刚刚拉开门,就听见聂风叫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我回我房间睡觉去了,你不是让老板给我们偏要准备两间房子嘛!给你说要省钱,你偏要说你钱多。我不能浪费了那个床铺啊。”田留功回头诧异的看着他。“你……,还是和我睡一起吧!”聂风突然咬咬牙说道。“为什么?你不会害怕了吧?”田留功看了半天聂风,突然怪笑一声问。“没有!这不是图个热闹嘛,你到底答应不答应?”聂风突然暴躁的吼叫道,他的脸都变得涨红了,好像田留功侮辱了他一般。“好吧好吧,我就在这里睡好了,对了,一张床,我们两个挤一挤吧!你没有大呼噜的习惯吧?我可是瞌睡死了,睡觉!”田留功说着就开始脱衣服,露出他那身结识健壮的肌肉块,对着聂风炫耀道:“怎么样?看你哪副身板,早就应该加紧锻炼了!”“你先睡吧!”聂风看他一眼,竟然脸红了一下,撇过脸去不愿再看,田留功也不勉强他,因为他实在太困了。本来身上的伤势就没有完全好,加上一天的奔波,头倒在床上之后就失去了意识,进入了梦乡里。田留功迷迷糊糊中一觉醒来,伸手却没有摸到应该睡在身边的聂风,心里一惊,以为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翻身坐起来,瞌睡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等到他借着月光看清的屋内的形式,差点没有立刻笑出声音来,因为聂风竟然坐在椅子上面睡觉,盖着一块被单,被冻的缩成了一团!田留功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家伙放着硕大的床不睡,偏偏要在凳子上面受冻,还睡不安稳。莫非聂风有洁癖,所以不愿意和自己同床,田留功闻闻自己的身上,好像真的有股浓重的汗腥味道。他为自己能够这么快就想出聂风不睡床的原因而自傲,不过看聂风实在可怜,便小声下床,然后将聂风身上的被单拿掉,准备将他抱到床上去。聂风在田留功的怀里翻身,不过田留功手脚都轻,所以没有将他惊醒。但他将聂风放在床上的瞬间,聂风突然好像觉察到了什么,竟然一跃而起,手中已然多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看也没有看就朝着田留功胸口扎来!“是我!你要干什么?”田留功立即出声道,可是刀子不等人,田留功虽然有些法术,也有点内力,甚至现在会些武术,可是这会儿都派不是用处了,因为太快了,也可能是他完全没有防备的关系,等到聂风的匕首碰到他的肌肤的时候,田留功在哪一刻不知道是什么,让他突然有了一股很强的力量,乘势将自己的身体略微一侧,就是这么一侧,已经躲过了聂风的匕首,“吱”一声,匕首从田留功的腋下穿过,将他的衣服捅了一个大洞。聂风此刻也已经看见自己要杀的人是田留功,不禁怔住了,愣愣看着满怀激愤的田留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好。“你干什么?”田留功万分不解,这个家伙怎么这么鲁莽,如果不是自己运气特别好躲的快,现在怕是已经死了!“我……,你这么晚了,碰我干什么?”聂风也知道是自己理亏,但是他的个性,自然不会轻易承认错误,于是喃喃的反驳道。“我干什么?我能干什么,你又不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我图谋你的美色!我只不过看你在椅子上面睡觉,想把你挪到床上去,谁知道刚刚放下你就跳起来不分青红皂白要捅死我!我招谁惹谁了?”田留功怒气仍然没有平息,一副一定要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的样子。“我怎么知道是你,那是自然而发的!”聂风嘟囔道。“给你讲个故事。古代有个人是个君主,此人疑心特别重,他对自己身边的任何人都不相信。一次在夜晚的时候,晚上侍卫看见他身上的被子掉地上了,就去捡起来盖在他的身上,他突然跳起来拔剑将侍卫杀死,然后继续睡觉,等到天亮发现侍卫死了,装不知在大哭一场。,他告诉天下人说:我梦中好杀人!”田留功瞪着聂风,显然对聂风的解释极为不满。聂风听了田留功的话,双眼不由一红,对着田留功就流泪了,他这么一哭倒是让田留功心生忐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说的太重!不过自己就是差点被他害死啊。“好了,以后我们都会和别人在一起,人是一种群居动物,你对朋友都如此多疑,那么你肯定会孤独一辈子,做你朋友的人,也觉得不好受。”田留功不免气馁的劝说道。“对不起嘛!”聂风这才大声吼道。田留功看他的神情,不由一愣,这个时候的聂风,实在太像个女子了,没有那个男人会有他这么忸怩作造吧?“好了好了,再说下去,说不定成了我的不对了!”田留功摆摆手,打个哈欠之后就爬上了床,将被子一拉盖在自己和聂风的身上,说道:“睡觉,大半夜的,有什么事情等到明天早晨再说吧!”田留功说完,不管聂风什么态度,就“呼呼”又进入了梦乡,却不知道他将一只手放在聂风的胸口,不停的乱摸,聂风羞愧难当,将他的手挪掉,可是田留功又会自然的将手再次伸过去!就这么一来一往,聂风也是瞌睡至极,他本来就是在椅子上面没有怎么睡着,哪还能长久这么折腾下去,最后一次将田留功的手挪开,也慢慢进入了梦乡中。

,,三期必出一肖期期准

Powered by 曾道人推荐一字定单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